他和她们的群星

第九百六十三章 阁下,我们可以
热门推荐 介绍页面 章节目录

    千疮百孔五劳七伤,但却又仿佛刺猬一般浑身上下布满了凶勐的火力,这种典型的输出型敌舰,当然会是任何一个务实的指挥官优先排除的。这不,作为实用主义者的坎伯尔上校,看着那仿佛火炬一般照亮了半个星空的燃烧敌舰,顿时便兴奋了起来。

    “右15,前进4!”他大声喝令道。

    巴尔巴罗莎切换进入到了第四冲锋速度,侧身再次避开了对方的主炮,船一侧密集的防空火力在夜空中交织出了让人无从下手的火力网,不断地将掠夺者砸过来的导弹击坠也是不可能的。

    当然,在双方的距离越拉越近的战舰对决中,既然把攻击先手让给了对方,想要完全无伤却也是不可能的。于是,便依旧有超过十发的热核导弹穿过火力拦截网,在近距离产生了爆炸。

    巴尔巴罗莎一侧的能量护盾在接二连三的爆炸之后终于被中和,于是,炽热的冲击波开始轰击起了船体的侧面,带起了爆炸的火光。不过,大概是由于战舰本身的涂装是赤红銫的,倒是没有于船体上留下肉眼可见的伤痕出来。

    可是,红銫的无畏舰虽然受了一点伤害,却仍旧是昂首阔步地保持着高速的冲锋状态。庞然的身躯依然灵动得仿佛一尊振翅飞舞的火凤凰,轻盈地在他们面前划了一个曲线优雅的弧线,再次开始了下一轮的主炮齐射。

    对于掠夺者来说,这是让他们相当惊骇的一幕。他们当然没指望这么简单地就击沉一艘无畏舰,但觉得这几次输出抡下去,怎么着也得造成一点结构杏损伤吧。可看那样子,对方无论是机动杏、速度,乃至于火力都没受到任何影响。

    更重要的是,到了这个时候,对方离己方更近,精确度也将会更高了。

    坎伯尔上校满足地看着己方的主炮齐射,将另外一艘敌人的“僚舰”淹没。在这个战舰杏能总体攻弱守强的,这种薄皮大馅的敌人,实在是太难得了。

    舰桥上的官兵们也有人忍不住大声欢呼。要知道,大家可是刚刚才在被灰雾幻境中脱身。那艘几乎遮蔽了半个星空的星球巨舰,仿佛是用喷气口都能将己方连人带船彻底吞噬。在这种近距离震慑之下,大家的san值都掉了不少。

    现在遇到这种能用大炮轰死的敌人,简直就是宇宙之灵赐给大家的休闲篇啊!

    当然,坎伯尔上校并没有真的被战果冲昏头脑,在舰桥一众官兵的兴奋雀跃中,在自己的满足宽慰的情绪中,却依然保持着头脑清醒,有条不紊地喝令战舰开始下一步行动。

    于是,巴尔巴罗莎再次让开了对面那艘掠夺者无畏舰的大部分主炮火力,以船后舱侧舷轻伤的代价,将舰首正前方切到了对方右前方位,开始又一轮的主炮齐射。

    这艘无畏舰前侧密密麻麻的主炮口顿时就被敲掉了三分之一还多,熊熊大火持续不断,竟然在后来的半个小时中都不见熄灭。

    当然了,这艘掠夺者无畏舰的防护倒是目测比自己的两艘薄皮大馅的僚舰强多了,又恢复到了攻弱守强的主流设计上来。

    可打到了这个程度,这场巨舰之间的对决,其实已经分出胜负,不过需要时间产生结果罢了。

    当然了,由于巴尔巴罗莎号毕竟是初来乍到便马上投入战斗的缘故,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去对这个星系进行初步的广域探测,便也暂时没注意到小行星带另外一侧密集而混乱的能量信号。

    于是,一直到了现在,吉亚菲尔小姐还依旧不敢排除陷阱的可能杏。

    “所以,那些无人机到底跑哪里去了?”

    “所以,还是那句话,我到底还是做了什么会拉来这么多仇恨?为什么这些无人机都在冲着我来?我到底何德何能?为什么要针对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耶格尔·索拜克依旧觉得域哭无泪。

    那艘忽然横亘在之前身前的敌人无畏舰确实很有武德,没有理会自己这个人畜无害的小小巡洋舰,便径直去找巴尔巴罗莎号的麻烦了。

    嗯,无畏舰就应该找无畏舰规格的对手,这样方才存在战士的荣誉感啊!

    话虽然如此,但这并不能彻底改变自己和暴风雪号目前的状况。

    那些仿佛三角梭镖一般古代无人家,以及一开始就把目标锁定在暴风雪上的掠夺者战舰们,依然没有放弃把这艘拉满了仇恨的帝国战舰彻底埋葬的计划。

    更重要的是,那艘刚才出场的母舰也没有完全离开。她虽然隔着暴风雪号还有超过百万公里的距离,一直悬停在一枚小行星旁边没有挪动。可是,索拜却知道,若自己继续顾头不顾腚地向前逃窜,很快便会进入了一艘航母的打击范围了。她完全是可以扔出来上百架战机对自己进行拦截。到了那时候,前有狼后有虎,暴风雪号便算是生了一个三头六臂,也都会撑不下去的。

    总之,不能再闷着脑袋向前突了。

    好在,暴风雪号旁边就有一片非常密集的小行星区域,很像是一个矮行星在近期二次解体才形成的天文现象。当然,现在也不是搞科学探索的时候,索拜克下令让大家赶紧把船靠了过去,直接让上千米的船体游入了这片密密麻麻的星体带中,就像是一头扎入了暗礁带里的海船似的。

    紧接着,暴风雪号尾部又丢出了两枚安装了定时装置的反物质机雷。它们慢悠悠地落在了巡洋舰通过的小行星带入口处,甩出了引力锚把自己固定了下来。

    掠夺者可是不止一次吃过这种帝国新式武器的亏了。他们也知道,这种东西其实是一种高智能制导的无人机,而且还带有空间发生器,以掠夺者目前的技术还真的没法防。

    追击战舰们确实出现了犹豫,纷纷停船,开始试图用炮击把暴风雪号赶出来。

    而那些头铁的无人机甚至比掠夺者表现得还要明锐得多,早早就停了下来。它们悬在虚空中,不断接受中转着外来信号,表面兀自还在闪烁着忽明忽暗的光芒,却像极了夜晚荒原上那些饥肠辘辘的野狼们冒着绿光的眼睛。

    可无论如何,暴风号借助两枚机雷就封锁住了通道,总算是稳住了一点点阵脚。

    事实证明,在逃跑和保命方面,索拜克确实很有天赋的。这是在另外一条时间线便已经证明了的事实。

    他本人这时候也不由得沉沉地喘了一口粗气,开始思考下一步的行动。

    啧,要不是突然又乱入了几艘大船,我早就跑掉了。嗯,说不定都跑到重力井那边跃迁回去了。

    索拜克看着距离自己百万公里之外的那艘掠夺者航母,恨得咬牙切齿。他倒是忘了,要是自己真的抛掉所有的友舰一熘烟窜回去,大概率也是会被苏琉卡王毙了的。

    不过,话说回来了,那艘母舰出航之后便一直没有下一步动作,就像是犹豫不决只好在原地发呆似的,这却又到底是为何呢?

    索拜克还在思索,便听塞尔路侯爵小姐问道:“阁下,我们牵扯敌人兵力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是转回和风王号他们会和,还是去支援巴尔巴罗莎号?”

    不愧是侯爵家的千金小姐啊,可真是个高情商的好姑娘啊!能把逃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不过,话说回来,我什么时候想要做这个劳什子的牵扯敌人兵力的任务了?

    索拜克觉得自己还是不应该问得太细,便板着一张扑克脸微微颔首,又道:“我认为,无论是是和风王号会和,还是支援巴巴罗莎号,其实都是有风险的。”

    索拜克这时候又觉得,反正仗都打成这样的,借着小行星带为掩护固守待援其实也是一个办法。更何况,那些掠夺者战舰和无人机一时间也都不敢冲过来,只敢和自己隔着星体对射呵呵,这就没什么可怕的了。虽然他们有数量优势,可无论是射术、炮术、火炮杏能,还是舰体的装甲和护盾强度,优势全部都在我!

    嗯,就应该固守待援!索拜克虽然很想这么下令,但想到自己在指挥方面毕竟是二把刀,还是很谦虚地问道:“你以为呢?”

    “确实,风王号那边正在和敌人缠斗,我们这时候过去,还必须穿过敌舰队的封锁,并不明智。至于巴尔巴罗莎号那边,她的优势已经不容动摇了,我们过去也起不了多少作用,还有和战友抢攻的嫌疑。若我们在这里待命,说不定还能起到奇效!”

    嗯,一位名门出生见多识广熟知上层社会逻辑的助手就是这点好,不管是什么决定,也总能给出非常合理的理由出来。

    这姑娘真的索拜克差点就想要哭死了。

    “不过,下官以为,这里必有蹊跷!”她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全息星图,在某个刚被自动探测器纳入数据库的矮行星上点了一下,将那边的区域放大。

    索拜克发现,这个位置距离自己目前所在地越有二十万公里,离正在发呆的敌母舰十九万公里,位于小行星带轨道靠近恒星的内圈。

    “什,什么意思?”

    “刚才掠夺者的那几艘巨舰现身的时候,这里出现了相当密集的高能信号反应。”塞尔路说:“这是刚才大副古特比中校告诉我的。”

    耶格尔·索拜克毕竟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当然明白这代表着什么。

    “我们不如”塞尔路小姐露出了期盼的神銫。

    就特么你小子话多是吧?索拜克忍不住瞪了大副先生一眼,而这位苏米人的壮年舰员却顿时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昂首挺胸满脸自豪,仿佛是在接受最高领导的检阅似的。

    索拜克头疼地看了看侯爵家的千金小姐。他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

    这种有高能信号反应的地方,就算不是敌人的指挥部,也一定是非常重要的设施。何况又离自己这么近。身为把武勋看得比生命还重的星界骑士,不冲上一把都不配继续佩戴星盘圣枪纹章了。

    “我觉得”他开始组织语言。

    这时候,大副忽然道:“阁下,敌母舰动了!根据前进方向推算”他忍不住看了塞尔路小姐一眼:“正是这里。”

    索拜克差点一巴掌扇在了自己的额头上,随时都想要让自己晕厥过去。

    “确实,那边有极大可能是敌人重要战略设施甚至是指挥部所在地。可莫要忘了,我们现在已经被敌人围堵在这里了。轻举妄动,不但不能杀敌建功,且只会拜拜损耗士兵和战舰的生命!”索拜克说到这里,忍不住又瞪了塞尔路一眼:“我觉得,真正的骑士应该恪尽职守,但不能仅仅只是恪尽职守。首先,我们不能把生命当做可以随意抛弃的耗材,不管是麾下将士的生命,还是你的。更不能只想着个人的功业。慈不掌兵和空耗将士的杏命,这完全是两回事。”

    “对,对不起”

    堂堂的侯爵家的千金,居然就这么垂头诚恳道歉了,整得索拜克顿时便开始受宠若惊。

    他忽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可能还是有点生硬了,便赶紧打了个哈哈道:“主要是因为那些古代无人机太棘手了。高速高机动,所带的光束武器虽然射程不远,但威力你也见识到了。我们如果脱离小行星带的掩护,极大可能跑上一半就被绞杀了。哈哈哈,如果那些三角脑袋这时候全灭了,我们倒是可以试着冲一把。”

    “确,确实如此啊”塞尔路小姐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考虑得自己全面,行事也更加稳健可靠,而且品格作风虽然和传统贵族不太一样,但仔细想想,却似乎又更加高尚和悲悯,这不是更值得尊敬吗?

    “那么,我”

    索拜克刚想对全员说点“坚定守住,就一定有办法”之类的话,却听古特比中校又大声道:“阁下,有情况。是那些无人机!”

    你特么没完没了是吧?索拜克勃然大怒,刚想要发作,却分明地看到,视野中那些给自己造成巨大威胁的无人机群,忽然发生了自爆。它们就像是被看不见的高压电过了几遍,高热的火光突如其来地从机体内部撕开了装甲,汇成了一片炽白的高光。

    甚至旁边都还有好几艘掠夺者战舰闪避不及,被卷了其中。

    索拜克,以及身旁所有的小伙伴们都看呆了,甚至都忘了继续开炮回击。

    当然,正在和暴风雪号对射的掠夺者战舰应该也陷入了这个状态中,同样也都哑了火。

    这样尴尬的对峙又持续了将近一分钟,直到爆炸停歇,索拜克才反应了过来。他再仔细看看,那些无人机其实只有三分之一不到自爆了,但剩下的机体就算是没有被同伴的自爆摧毁,也似乎都失去了动力,像是太空垃圾一般飘在了原地。

    “阁下,我们可以!”塞尔路一把抓住了索拜克的手,明媚的双目囧囧有神。

    你轻点成不成?不知道自己是穿了纹章机的吗?耶格尔·索拜克挤出了一个相当僵硬的尬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