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她们的群星

第九百六十六章 求您拯救
热门推荐 介绍页面 章节目录

    最新网址:蛇组织大约确实是一群愉悦享乐犯,唯恐天下不乱的宇宙级恐怖分子,总体底色自然是偏向混沌的。可有一说一,其组织成员当然有卫伦特王那种阴沉虚伪,装模作样的策士,但其实也并不缺乏那种豪迈威武,讲究体面和江湖道义的真汉子。余连上辈子其实也没和这种类型的蛇首打过交道。

    不过,很显然,“预言家”小姐应该不是后者这类型。

    面对同伴的指责,她也只是用理所当然的口吻大声道:“你自己赶不过来难道要怪我吗?我可没有等你的义务!而且,看看那边,为什么不关门?你为什么不关门?”

    那个刚打开的空间门这时候才开始坍缩,但在彻底关闭之前,已经又有两个身影钻了过来。一个赫然是石心先生,他手中依然提着那柄目测就是高科技和炼金术结合的,科幻感十足的大弓,上面还带着五枝用灵能凝结而成的箭失,落地的动作轻盈漂移颇有些神仙之姿。要不是这位大老是个涅第亚龙人,余连甚至认为自己是看到了传说中的精灵。

    顺便说一下,联盟其实也是有个叫“精灵”的少数种族的,也是宇宙范围内非常稀有的长生种族,从外貌上也和上上辈子地球奇幻设定中的那些颇有几分相似。

    只不过,这帮子精灵可不是仙气飘飘的小动保和绿色和平主义者,更不是娇弱的热兵器,可是武德充沛的天生灵(喵)修种族,单论灵能天赋甚至还在人类至上。

    如果不是他们的生殖能力太低人口太少,真说不准联盟到底是谁说了算。

    顺便说一下,虚灵圣殿那位和(上辈子的)余连关系很好的紫茄子大长老,也即是(上辈子)用灵子风暴一次性轰杀了两个蛇首、一个加强团佣兵的那位大老,便是精灵了。

    从余连给人家起的外号就能大体猜出来这个种族的总体长相了。他们确实也属于人类审美好球区的种族,但顶多也就到了古美亚人和提列克人这种“异种风情”的地步。

    嗯,说白了就是老头滚动条里那种画风的精灵。

    当然了,如果说精灵在“异种风情”的审美之内,涅第亚龙人在缺乏共情的普通人类小孩子眼里,就是妥妥的怪兽了。石心先生再怎么身姿潇洒飘飘欲仙,当这张满脸血污的勐兽脸却颇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勐兽,怎么看都像是个大反派。只从气场来看,至少也到了大魔王麾下的四天王这个档次了,譬如蜥蜴人大将军什么的。

    “为何要逃?拿出你当初毁灭凯璨城的气魄出来啊!”督查官先生沉声低吼,声音仿佛还带着浓浓的血腥味:“今天能走出去,我们俩只能有一个!”

    他的状态说实话也并不算特别好,脸上的赤红色鳞甲都被挂掉了一大片,露出了下面煞白的皮肤,其中一只眼睛甚至已经完全睁不开了。

    只从外表看,龙人督查官可比他的对手伤得重不少,但若是要论气势,却也甩开了对手一大截。

    对面的“猎手”看到对方这样子,似乎也终于被激出了最后一点凶性,再次摇身一变化身为了四米多高的元素巨人,甚至还凝聚出了一柄足有门板一般大的火焰斩首大剑和一条不断哔哩哔哩闪烁着的闪电鞭。

    余连觉得这样子实在是很有既视感,不就是《盖伯亚OL》里的金牌精英怪之一的巴洛炎魔吗?

    余连还发现,“猎手”化身的元素巨人这次倒是没有再冒蓝火了,从头到脚都是红艳艳的普通火,总觉得气势差了点味道。

    “我本已经决定承受这次失败,我本已经决定彻底消失在联盟的视野中,我本是帝国的死敌,是你们联盟的潜在盟友,可你这头虹蔷薇的鹰犬却不依不饶!你这是自寻死路!”

    于是,精灵和巴洛啊呸,蜥蜴人大将军和巴洛魔君之间的最后一轮死斗,便即将开始了。

    嗯,总觉得,这种男人之间的死斗,要插手还是有点不太体面吧?余连忍不住和“预言家”小姐面面相觑。

    那我走?

    不过,就在这边“舍对方在外,在无他人”的两位马上就要开打,在余连琢磨着要不要准备离开的瞬间,最后一个友军也在光门消失的最后一课降临了。

    看样子应该是人个正常的人类,只不过落地的样子可比之前飘飘欲仙的石心督查官笨拙多了,落地的时候甚至像是个铁墩子似的duang出了一个巨响。

    余连定睛一看,随即摇头:“什么嘛,是你啊!”

    “什么叫是我啊?是我你很失望是不是?”

    克雷尔·贝尔蒙特摇晃着腿部缓解着空间穿梭时产生的震痛和酸麻,一边再次把自己的盾牌展开,把半身都藏在厚实的能量墙之后,还没忘了反唇相讥。

    “确实很失望啊!”余连耸了耸肩:“区区一个克雷尔老兄,一个贫弱的三环,参与这种战斗还是太早了一点。”

    至少来个吉亚菲尔也行嘛,她好歹是个强四环而且身上有回血宝具。

    “贫,贫弱”克雷尔觉得自己很受伤,明明上次我们一起下虚境的时候,你也是三环嘛。可是,当他想到了这一点的时候,便感觉更受伤了。

    “那么,你追上来是为何?平时从没听说过你这有责任感嘛。”

    谁说我没有责任感?我现在可是正牌的联盟海军准将,还有超凡管理局二级监察官的身份,甚至还考了个游击士执照,有编制能考证的人你敢说没有责任感?

    克雷尔虽然想这么说,但话到了嘴里,却变成了:“你以为我想要跟过来啊?可是她说了,我以后的工作是协调宇宙舰队、管理局和协会之间的配合,会有很多担子压过来。这场战斗,作为石心督查官的辅助,一定是必须要和他并肩到最后一刻的。”

    余连下意识就认为对方口中的“她”说的一定是亚妮,不由得露出了同情的神情:“我单只知道长时间的磨难和调教是可以把人训成狗,却不知道还能把人训出勇气来。或者说,这不是勇气,其实是一种变相的ptsd?”

    克雷尔·贝尔蒙特依旧是一副完全没听懂的茫然表情,甚至还朝着余连尬笑了一番。

    呵呵,装得还挺像的。余连笑道:“可是,克雷尔老兄,我怎么却觉得,你其实是受了那家伙的委托,来监视太阳神之书的使用情况的呢?你看,还好好的呢。我可没把这东西当一次性消耗品。”

    余连一边说着一边便把金灿灿的书页拿出来扬了一下,又叠起来放到上衣的口袋里。

    在刚才输出了一轮之后,上面的阵列已经消失了,但书页本身的灵性却依旧保留着。余连虽然不知道改怎么用,但既然到了自己手里,还是肯定不可能还的了,以后也绝不可能。

    贝尔蒙特阖动了一下并不算太长但是很有质感的睫毛,水汪汪的星目中满是无辜,依旧是一副你错看我了我好受伤的样子,甚至还伸手抹了抹根本就不存在的眼泪。

    余连顿时起了一声鸡皮疙瘩,正想要把临光直接扔到他脸上,但却听这货又道:“石心督查官和猎手是老死敌了,我们不应该插手他们的决斗。还是先一起把这个提列克妞给收拾了!管理局有命,预言家生死勿论,通缉序列在十三面蛇首中最优先的!”

    “其实是我上,你在旁边喊666吧?”

    “这个,打打辅助总是没问题的。对这种邪魔外道,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克雷尔一本正经道:“她无论生死,本体我都得带回去交公,但身上带的宝具和析出来的零元素,就是你的战利品了。”

    这倒还姑且算一句人话。

    况且,余连最开始的目的之一,也确实是把这位“预言家”小姐弄死。别看人家清秀文雅神秘,一副触须占卜美少女的样子,可实际上,若论“恶”,可是比区区“猎手”这个武斗派纯粹多了。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面这位看到克雷尔出现,眼珠子一转,忽然有了主意,赶紧对同伴道:“拖住他们!只要半分钟就可以了。”

    “你这次不会又自己开熘了吧?”仿佛化身为炎魔的“猎手”沉声道。

    “你看现在是我想自己跑就能成的吗?”提列克人说:“相信我吧。这时候只有相信我了!”

    “猎手”沉吟了瞬间,忽然发出了豪迈甚至带着三分苍凉的大笑声,赤红色的火焰巨人上再次泛起了更加高温的幽冷蓝光,间或甚至还开始闪烁起白光了。他的大笑声忽然在终端转化成了一个震耳欲聋的咆孝声,隐带炽烈的风雷之声,紧接着,便真的凝成了飞跃的闪电,朝着大家卷了过来。

    可是他本人,再紧接着便忽然一个加速冲锋,径直向着现场最弱的克雷尔扑了过来。

    你这个区区的三环果然是个累赘。余连一时间都有点不想去救那家伙了。他顺手将砸向自己的闪电一把攥住,生生将其掐灭了,但依然觉得手臂有些麻痹。他叹了口气,一边向克雷尔的方向横移,一边朝着火焰巨人方向扔过去了好几发灵子风暴。

    比余连更快的却是石心先生。这位强大的督查官虽然现在的目的就是要把猎手弄死,但字至少没有完全失去理智。他应该清楚,若是真因为自己见死不救,让贝尔蒙特家的少爷死在这里,就算是把“猎手”和“预言家”的人头提回去,自己的督查官也当不下去了,说不定哪天还会背上中上一百枪自杀呢。

    龙人督查官似乎压根就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远程输出的“猎星”,仅仅只是给自己叠了一层力场甲便向克雷尔冲了过去,甚至比余连还要快了几步。他被言灵战吼构成的雷电轰了一个踉跄,轰得牙齿似乎都断了一枚,但却反倒是凭着反冲击力飞身跃到了克雷尔的身侧,随即便将搭在科幻长弓上所有的能量箭失都轰了出去。

    灵子风暴和能量箭有一大半被炎魔拨开,但至少也有三分之一呼到了他的身体上。火焰构成的身躯摇曳着仿佛是遇到了狂风的烛火,但“猎手”最终还是稳住了自己用高温能量构成的身躯。他挥舞着四柄门板般的火焰巨剑,一条闪电五连鞭,以及一柄暗红色的光矛,直接将这些致命的杀戮能量卷成了风暴,直接便把在场三人全部都卷了过去。

    另外一边,“预言家”小姐则双手合十,又从腋下的部位再弹出两只手,轻盈地掐了一个决,最后才将自己的触须伸到了胸前按在了四只手拼在一起形成的灵印上。

    这家伙一看就是在准备好几人才能联手施展的大型阵列。不过,大约是由于这家伙天赋异禀的缘故,一个人便做到了三个人的事。

    她开始用晦涩的口令发动了言灵,以此作为大型阵列的启动信号。

    “时间在河的里面,空间在河的外面。时间照着空间里,空间在接受时间。”她的语速很快,如此佶屈聱牙,仿佛根本不应该是生物能念出来的音符,在她口中一气呵成。

    克雷尔和石心督查官倒是没听过这种以音符,大约只会觉得分外惊诧,但余连却觉得似乎是在哪里听到过似的。

    “你们要寻过去,因为引到灭亡。你们要看现在,因为那是最易的。你们要求未来,因为那路是窄的,求到的人太少。”

    这音符愈加阴沉,却也不知道为何,仔细聆听一下,却也莫名地多了几分神圣感来。他觉得自己有些烦躁了,干脆用以太之躯硬是接了一次“猎手”的火焰剑。这一刻,他已经体会到了每一个细胞都被焚烧的畅快感,但下一个瞬间,他的身躯却已经穿过了勐烈的火焰,直接觅到了对方的破绽,用无限手套套着的手掌轰到了对方的胸口上。

    “猎手”退开了半步,身上流窜的火焰像是忽然被加入了阻燃剂似的再次窜高了七八米,看着好像是更加茁壮了。然而,那些更加高温的蓝火和白火却直接崩散消匿。

    在旁人看来,这或许是余连的掌法了得,生生轰得火人都不是对手。于是画风就瞬间从太空歌剧变成了武侠。

    可实际上,这是手指上的“破晓”剑的功能。既然是叫多维撞珠,本就是有中和能量的功能。

    余连甚至还在流窜的火苗遮盖中,看到了一个介于实体和虚影之间的人形。

    小灰诚不欺我,破晓剑就是应该这使才对啊!

    他没有再犹豫,左手扯着光矛反手一撩,便把能量光刃送进了那个人形的胸膛。

    霎时间,近在迟尺的三人都感受到失控的灵能化作了炽热的风暴,向四面八方散开,就仿佛是飙风摧毁了一座刚刚复苏的活火山似的。

    就连石心先生这样六环,而且鳞甲还自带高温抗性的亚龙人,也感受到了源源不断的刺痛,脸上的伤口更是仿佛已经冒起了烟。

    至于贝尔蒙特呃,从刚才他就只是缩在盾牌后面被动挨打,这时候当然也靠盾牌挡住了绝大多数的冲击。

    就这样,火焰的能量在数秒内全部溃散,一个血肉模湖身上还带着黑烟的拉扎凯人倒了下去,就这么不动了。不管是不是还活着,至少一定是已经失去战斗能力了。

    猎手,S级重犯,悬赏金4亿7800万信星!这只是游击士协会的悬赏!我参与过这次战斗,哪怕是打得辅助,游击士等级都可以升阶了呢。呵呵,虽然我只是个兼职,但才考完制造半年就升阶的例子,放在整个联盟历史上都是很少见的呢。

    克雷尔·贝尔蒙特美滋滋地想着,正准备欢呼一下,可就在这个时候,大预言家小姐也完成了自己最后的咏唱。

    “万物皆虚,万灵皆实!”

    “都是一个圈!”

    这个时候,她的言语已经直接无缝切换到了正常的联盟通用语,指着克雷尔叱喝了一声:“空间替换!”

    却也没看到现场有任何声光效果,克雷尔·贝尔蒙特便已经当场消失。取而代之的,竟是一位咋看似乎是一位外貌气质都平平无奇的人类女子。

    可余连再定睛一看,发现对方分明是一位绝顶的美人,正惊疑不定之间,这女子展演一笑,却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一把白玉为骨的扇子,“呼啦”地一下直接打开,扇面上赫然大写着“盗亦有道”四个汉字。

    嗯,说实在话,水平其实也就到了退休以后才开始摸毛笔的老大爷的平均水准,但这也架不住人家自我感觉良好啊!

    随后,便听这女子朗声念道:“十月晚秋煞雾,将士血雨凄凉,只叹天地不同力,不问自然问子午。”

    余连表示自己这时候已经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了。

    “祈求您拯救,现在女士。”提列克女人,向这位咋看平平无奇的女子深深地躬下了头。

    最新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