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卫

第1231章 利用
热门推荐 介绍页面 小说目录

    沈浩的书房是家里的重地,就连管家胡田都不会轻易进来,平日里书房的打扫和整理都是夏女在做,有时候余巧和楚琳香也会帮忙。其余的人包括沈浩的贴身侍卫,没允许的情况下都是不能踏入这里半步的。

    其实书房的规矩象征家主权威的意义大过实际意义。因为沈浩的书房里并没有多少机密的东西存放,他更喜欢将秘密带在身上的储物袋里,或者干脆放在家里的密室中,而不是书房。

    一般能被叫进沈浩书房的人都是与沈浩聊公务。比如时不时来一趟沈府的王俭和王一明。若是单纯的串门的话,沈浩更喜欢在后院池塘的凉亭招待客人,或者堂屋饮茶。

    宁紫衣是第一次进沈浩的书房,小心的飞快四下打量了一番就束手站在边上没敢吭声。

    这书房和她在别处见过的书房不一样,甚至看起来不像是书房。因为这里面“书”少得可怜,布置更是简单,倒像是一间静室。

    此时坐在对面椅子上上的沈浩正端着茶抿了几口,指了指边上的椅子示意宁紫衣坐下说话。

    “这些时日你虽然在府上,可外面的消息你应该也有收到一些吧?听说你的那两名贴身侍女最近较为焦躁?”

    宁紫衣自然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她身边的两名侍女也是以前月影楼的人,负责消息的传递,有些像以前楚琳香身边的小芹和小蓉那样。最进惊惶不安的可不只是宁紫衣,她的两名贴身侍女更是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

    要知道宁紫衣是已经拿了黑旗营密探的身份,有一个保障和退路了,而两名侍女呢?如今可还是顶着月影楼密探的身份活着,天知道过几天之后她们会不会与那些月影楼的同伴一样被人了结性命?

    要不是知道逃不了,这俩侍女是万万没心思在沈府里待下来的。

    “回大人的话,她们只是不入流的小角色,跟了属下多年,各方面都很能干,您看能不能保持现状,这样也方便大人您以后给的任务安排。”说这话的时候宁紫衣的心跳得厉害。今日不同往日,她面对的可是能主宰她生死的人物,自然而然的会感觉到一股让她喘不过气的压迫力。

    更何况她自己的稀饭都还没有吹凉,如今又厚着脸皮冒风险给自己两名侍女请命,这多少有些“蹬鼻子上脸”的意思,所以忐忑也就很自然了。

    沈浩继续说道:“你看起来还是很紧张?”

    “属下不敢。”宁紫衣心里的想法可不敢露出来,她在外听到的关于沈浩的名声可不是“和善”,而是血淋淋的凶名,她也不知道对面那似笑非笑的样子到底是在表达什么意思。所以老老实实的等着听后话就是。

    沈浩看得出对方的局促,也不意外,这种表情他见得太多了,除了家里面的人,以及他的上峰,如今谁见了他都是这样一幅不安的模样。

    老子现在这么不招人待见了吗?

    心里虽然明白,可感觉别人见了自己越来越像见了鬼一样哆哆嗦嗦的,总会觉得别扭。摇了摇头,收拾好心情,沈浩今天叫宁紫衣过来就是要将对方打发走的,老是赖在家里也不是个办法,这让沈浩以前的群架打法总是不那么行云流水,楚琳香和余巧都收着力,说是担心下不来床被宁紫衣见了要笑话。直接导致沈浩难以尽兴。

    另外宁紫衣的身份以前在月影楼里也算一个情报尖子了,如今月影楼的风波一过,她若是无事的话反而会被洗白,更利于日后在各个高端的场合里收集情报,对黑旗营来说也是有利用价值的。

    “你的事情到这里就算告一段落了,身份也已经在黑旗营里备了案,所以你大可重新回到以往的生活中去,继续当你的琴艺大家,继续接受靖旧朝上下好乐者的追捧。”

    宁紫衣闻言心里一颤,她明白自己果然是没办法如楚琳香那样逍遥自在了,身上没了月影楼的标识,如今却换成了黑旗营,同样身不由己,只不过暂时躲过一劫而已。

    于是宁紫衣点了点头,应是,也明白自己不能继续在沈府赖下去了。而且她的去处也被规划好了,也就是“回到原来的生活”。

    沈浩接着又递了一块令牌过去,说道:“这次你回去之后会有人和你联系的,他们会拿着这种牌子来找你。到时候具体的事宜他们会给你安排的。

    至于你的那两名侍女,你可以留在身边。但她们不会有黑旗营的身份,属于戴罪之身。若是听从你的调遣也能相安无事,若是起了二心那就免不得脑袋搬家。懂我的意思了吗?”

    宁紫衣连忙起身拱手道:“属下一定看牢她们两,不会让她们犯错的。”

    能保住自己两名贴身侍女的性命已经万幸了,宁紫衣也不求其它。如此一来,她这次跑来封日城求救也能算是成功了。虽不至于解决她的所有问题,但至少活下来了不是?

    收起沈浩递过来的那一面令牌,宁紫衣也不敢继续久留,行礼之后就告辞退了出去。接着就回了自己的客房收拾东西,两名侍女在得知自己性命保住之后脸上的愁容才算舒展开来。她们和宁紫衣不一样,一开始就没多的想法,只是希望能保命,如今已经足以让她们欣喜若狂了。至于以前是月影楼现在是黑旗营,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第二天一早,面对宁紫衣的告辞,余巧和楚琳香都不意外,也没有过分挽留,客套了几句之后就让胡田将早就准备好的一些礼物拿出来装进两个侍女带的储物袋里。然后亲自送宁紫衣到了传送法阵,又是好一阵依依惜别才送走。

    而在家里一夜未眠的沈浩在了结了宁紫衣的事情之后,就在书房里将那枚兽头鱼尾的御兽流派玉简炼化了,里面的海量讯息如泉涌一般进入他的识海当中,许多东西都可以说是颠覆了他对修行的固有认知。

    玉简里的内容也让沈浩坐实了自己之前的猜测,御兽流派的确应该划到邪门修士的修行体系中去,属于其中分支。

    另外,沈浩还在这篇功法的开篇获知了一个他曾见过的名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