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卫

第1234章 顺子
热门推荐 介绍页面 小说目录

    三元宗的山门算不上什么钟灵之地,只不过地处偏僻,勉强有几分景色秀丽而已。

    整个三元宗上下也就几十号人,平日里老老实实的在山门中修行,有机会了也会三三两两的到各地行走云游增长见识。日子过的平顺,不惹谁,也不去贪便宜。属于在不入流的宗门里都很没存在感的小门小户。

    门户小,好处就在于内部不会有什么幺蛾子,上下团结可以聚在一起取暖度日。

    另外三元宗的看家本领是相术,观山水看地势,你说很厉害又不至于,但又确确实实的可以起到不少用处,站在“气运”二字上还算有门道的。所以对外能接不少捞好处的买卖。不论世俗还是修界,找上门来让修个墓或者改个宅基地之类的都是不在话下。

    所以三元宗的日子虽然平淡,但还算舒适。几十号人优哉游哉的在修行路上漫游,甚至对自己修为境界的突破都看的较淡,完全没有别的地方的修士那样执着。

    似乎修行在三元宗的弟子眼里只不过是自己活在这天地间的一种选择而已,而不是旁人所谓的一种逆天抗争。

    若是算心性的话,三元宗的门人心性方面肯定比那些大宗门的弟子好得多。这不是修行法门造就的,而是环境。

    可以说,三元宗这种宗门其实在修界都算是异类。

    不过平静的生活莫名其妙的就被打破了。明明一直被当做宗门里休闲散布的一处景观的深潭,如今却成了一处顶级灵石矿脉的出入口。

    为了平静就对这矿脉视若无睹吗?三元宗的人就算不喜争夺喜好平静,但也知道资源对于修士的重要性。也深知这条矿脉被发现的那一刻起,很多事情就不是他们自己说了算了。

    对于宗主许靖,三元宗上下都是认可且尊重的。以三元宗门人闲散的性子能在修界立足,起码七成的功劳在于许靖身上。这位性格豪爽,喜欢结交朋友,且心思细腻谨慎的宗主这一次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一条谁都没有设想过的道路。

    原以为三元宗会因为那条矿脉的出现而成为过往烟云,要么被人直接灭门,要么成为被的宗门的附庸弟子,慢慢被消磨掉。

    可许靖找来挚友林泽,然后去了一趟封日城,回来后宣布:我们今后跟枫红山庄混了!

    门中弟子惊骇之余却并没有人反对,而是齐齐整整的站在许靖一边。无条件的信任自己的宗主。

    当天三三两两乔装打扮的枫红山庄弟子进驻了三元宗,数量千余。

    而许靖常在外奔走,自然看得出过来的这千余名枫红山庄弟子乃是枫红山庄中战力最强的金剑营,他们腰间略有不同的配饰,熟悉的人一眼就能分辨。

    枫红山庄既然将最强的金剑营都派了过来,许靖当时心头的大石就算落了一大半下来。枫红山庄越重视,他们三元宗的处境就会越安全。

    可后面枫红山庄采取的冷漠姿态又让许靖的心不自觉的悬了起来。

    到今天为止,已经先后有三次大规模的宗门聚集在三元宗山门外了,成冲击之势态。几次他甚至以为外面的人要杀进来。

    可那些来了之后就守着深潭矿脉和山门隘口的金剑营却依旧不慌不忙,甚至许靖总觉得那位金剑营头领的眼神似乎在渴望着外面的人能杀进来

    这三元宗可经不起这些人的惊吓,万一打起来怎么办?不论最后谁输谁赢,三元宗都铁定完蛋。

    前两次许靖都还算能坐得住,可后面一次明显有一流宗门天蟾宗直接参与,这就太吓人了,许靖也坐不住了,只能再次给枫红山庄去求援的请求。他相信,若是沈浩能来三元宗露个面,那宗门方面就几乎不可能动手了。

    但和许靖希望的不同,再一次的求援信虽然收到了回复,但他最希望的情况并没有发生,沈浩依旧没有过来,而是让人带来的一份铜条以为命令传达给驻守三元宗的金剑营。

    就在许靖还在好奇到底沈浩给金剑营下达了什么命令的时候,为数千余的金剑营军卒居然一改之前紧守三元宗的状态,变得极为松散,连山门的隘口都不管了,收缩的人手也大部分集中在三元宗后山的那处深潭周围,并且开始一箱一箱的往外挖掘。挖出来的灵石全都码放在三元宗原本的大殿中,昼夜有人看护。

    如此一来,三元宗除了后山深潭以及大殿这两个地方之外,别的地方全凭三元宗自己的弟子看守?

    枫红山庄这是什么意思?

    许靖跑去问了驻扎这边金剑营的头领,结果人家根本理都不理他,就一句:依令行事。

    被打发回来的许靖左右想着不对劲,他能感觉到枫红山庄的那位沈执事必定在算计什么,可具体情况他也猜不透,于是一咬牙,直接将散出去布防的门中弟子全部招了回来。

    还守什么呀守?就三元宗这点人还不够外面那些虎视眈眈的家伙塞牙缝的。而且一旦碰了面,管是不管?管,打不过;不管,没颜面。甚至外面那些家伙不敢朝金剑卫动手,可朝三元宗的弟子动手甚至下杀手都是很有可能的。与其让弟子白白送死,倒不如闷头不问,将所有事情都交给枫红山庄算了。

    既然选了这条路那就要豁得出去才行。

    拢共也就没多少人,如今全都被许靖聚拢在距离大殿最近的一座偏殿里。说是“殿”其实不过是大一些的屋子,平时作为聚众授课讲学的地方。刚坐下,门下一名弟子就凑过来在许靖的耳边禀报。

    “宗主,我刚过来的时候看到几个金剑卫跑咱们库房里去了,出来的时候好像手里提了几大包东西。”

    “库房?”许靖有些错愕。宗门里就一间库房,不是存宝的,只是储存一些宗门内日常要用到的生活物资和杂货。许靖都好多年没有去过那里了,一直都是门中的低辈分弟子在打理。

    “金剑卫去库房有什么东西可拿的?”许靖感觉这事儿不寻常,但同样又猜不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