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黑魔法师

第八十七章 连夺时光穿梭机、游梦仙枕
热门推荐 介绍页面 小说目录

    嵩山派所在的泰山之颠,松柏苍翠挺拔,迎风招展,薛天伫立在封禅台上,领略着脚下的大好河山,静静等待着左冷禅的到来。

    没多久,左冷禅果然带了几个弟子前来,他让他们在封禅台下等候,自己前来拜见薛天。

    左冷禅会来见薛天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他是在收到了薛天给他写的一封密信后才决定来见他,那信上写着自己手上有辟邪剑谱,要他在傍晚时分拿一千两黄金到封禅台来换。

    左冷禅将信将疑,派人仔细检查了封禅台,并询问了守山弟子,发现并没有生人上山,这可是让他生出了层层冷汗,弄不清楚这份半夜突然扔到他身上惊醒他的密信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是门派里有人被贼人收买做了奸细了?

    左冷禅对辟邪剑谱的渴望还是很强烈的,这也使得他明知道这个手上持有剑谱的神秘人很是危险,但最后仍然决定冒险前来的缘故。他心想自己好歹也是一派掌门,要是被一封信给吓得畏畏缩缩,那还怎么得了?将来还怎么统领五岳剑派?怎么剿灭魔教,造成统一江湖大业?

    “左冷禅,你终于来了。钱带来了吗?”薛天看着这个面色有些阴冷的中年人,语气平淡地问道。

    “阁下是什么人?手上怎么会有林家家传的辟邪剑谱?”左冷禅警惕地看着薛天,他发现眼前的这个人身上并没有练过武学的痕迹,浑身都是破绽,也只有腰间系着的那把宝剑光彩夺目,看着就知道不是凡品。让他误以为薛天是什么纨绔子弟,来耍自己玩的。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辟邪剑谱就在我手上,你到底要不要?再啰嗦我就走了!”薛天佯怒道。

    左冷禅的脸色终于有了变化,他冷哼了一声,怒喝道:“无耻小贼,竟敢闯入我嵩山腹地,看我”

    左冷禅正想出手杀了薛天,从他身上夺走辟邪剑谱,没想到他还没动手,薛天已经用心灵控制操纵住了他。让他自己都变得不是自己了,而是薛天的一个傀儡而已。

    “大嵩阳掌、寒冰真气统统都是垃圾,你还是好好地带着嵩山派上下一起修炼这唯快不破的葵花宝典和辟邪剑谱吧,顺便把原本给我弄出来。”薛天篡改了这具身体的记忆,然后就放下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后逸逸然离开了。

    离开了嵩山派之后,薛天就找到了正在偷香窃玉的田伯光。这田伯光是个长满胡子的丑逼一个,他也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勾了勾手指头,那田伯光的狗东西就被整整齐齐地割了下来,鲜血霎时间喷洒出来,巨大的疼痛把他痛得直接就昏死了过去。

    看着倒在地上昏死过去的田伯光,被他[悠悠读书 www.uutxt.info]侮辱的女人先是大声尖叫了起来,身体止不住地颤抖,颤颤微微地拼命地挪动着身子,手里拿着一支玉簪,想要杀了他为自己报仇。

    “呵,竟敢连我这个救命恩人都忘了道谢。女人”薛天直接用上了粉碎咒,将这个与剧情无关的龙套少女打成了粉末。

    “你灵魂还想逃走?做梦!”薛天干脆利落地用念动力束缚住这个女的灵魂,一把吞噬了之后,这才扔下了辟邪剑谱,转身离去。

    “能让田伯光改邪归正,失去采花能力,想来也是好的。就是不知道令狐冲愿不愿意自宫练剑呢?哈哈哈哈”

    薛天打开了空间之门,径直到了华山之颠,精神力瞬间覆盖了整个华山派,令狐冲正在思过崖上练剑,只是他的招式很是中规中矩,毫无灵活的变化,也难怪那幕后的剑宗大佬风清扬还不愿意出来见他。

    令狐冲刚刚练完了一套剑法,他收了剑,正准备喝上一口酒,没想到一本书籍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地正好落到他的手里。他大吃一惊,急忙抬头往上看去,那上面却是空旷无垠的天空,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葵花宝典”令狐冲看了一眼封面,对这本书突然来了兴趣。他再往下翻时,见那第一页的八个大字,顿时瞳孔微缩,“武林称雄,挥刀自宫!”

    强烈的好奇心让他不由自主地翻开了第二页,这一看就像老鼠进了米仓一样,他的眼睛再也没有离开过书籍,他翻书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连天已经黑了都不知道

    “嘿嘿”看来自己又忽悠了一个,你们都好好练剑吧,我先走一步!

    回到福威镖局,余沧海等人居然还在福州,只是现在都是偷偷摸摸地潜伏在镖局附近,不敢离得太近。而那林震南也还在闭关练剑,看样子他要神功大成,还需要两个多月的时间。

    薛天索性把葵花宝典扔给了他,给他下了点暗示,让他顺道把葵花宝典也练了,看看能不能补全这本盖世奇书。林震南自无不允,只要有薛天护住福威镖局,他就能心无旁骛地闭关修炼这等上等武学,何乐而不为?

    “余沧海,出来!”薛天索性主动去找了余沧海,他反正已经打定主意,要让这个世界里的江湖人士都好好修炼一下这本绝世武功,看看到底谁的速度更快一些,天人化生的感悟谁更深一些,没准哪天还能开个研讨会交流交流?

    “好胆!竟敢直呼我们掌门名讳!”一个青城派弟子纵身飞来,一掌拍出,目标直指薛天的心脏。

    薛天看出来人掌上带着微弱的诡异的内力,心想九阴真经的催心掌怎么会到了青城派的手里,当真是咄咄怪事!

    寒光出鞘,一道银色的剑光在空中一闪而过,下一秒,这个青城派的弟子的人头已经高高飞起,他的脖子上血液喷洒,身子也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余沧海,你个子还真是矮,不会是练功练得走火入魔,长不了个了吧?”薛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余沧海提了出来,像抓小鸡一样拎在了手上,让他无论怎么运劲也是动弹不得,他心里大惊,身上冷汗直流,这种性命随时不保的感觉真是坏透了。

    余沧海的姿态一下子放得很低,脸上挤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嘴巴像抹了蜜一样讨好地说道:“前辈学究天人,不知唤晚辈前来有何贵干?晚辈一定照办,还请前辈放心!”

    薛天这才放开了他,“你不是一直想学辟邪剑法吗?拿一千两银子来,我把剑谱交给你。”

    余沧海瞳孔一缩,不敢置信地看着薛天,急不可耐地说道:“前辈此言当真?”

    薛天瞪了他一眼,二话不说地就给他来了一记永生难忘的钻心咒!

    余沧海中了咒,顿时疼痛难忍地倒在了地上打滚,嘴里直呼痛楚,薛天笑着看着他痛苦的样子,轻声说道,:“记住,永远不要质疑我的话。”

    “是!主人!小的无知,还请您大人大量,饶了小的这一次吧!”

    余沧海脸色苍白地跪在地上给他磕头,额头甚至渗出了不少鲜血,薛天这才轻轻放过了他,“还不去取银票来?”

    “是”余沧海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地回去,不过一小会儿的功夫又连滚带爬地爬回来,双手将银票高高举起:“主人,这里是三千两银票,还请您笑纳!”

    那银票竟自动飞到了薛天的手上,与此同时一本辟邪剑谱也落到了余沧海的手上,薛天已经消失不见。这诡异的一幕又让余沧海吓得心脏噗通直跳,半天回不过神来。

    “这葵花宝典本身是少林的东西,要不要让少林弟子也好好练一练呢?”薛天返回镖局,心里默默盘算着。

    “少林寺方丈方正倒也算个人物,阴谋暗算的能力一点也不弱于左冷禅,把秘籍交给他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薛天打开空间之门,悄悄地把葵花宝典扔在了方正的禅房,这才消失不见。

    “既然少林寺都有了这本奇书,武当派自然也不能落后,还是一起送一本过去才好。要不然大家聊天都没话题,那还怎么做朋友?”薛天好心地想到。

    又扔了一本葵花宝典在冲虚的房间里之后,薛天干脆又扔了一本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在最想得到它的华山派掌门人岳不群的房间里,这下武林应该会热闹一些了。

    “好了,我再随机把这上百本武林秘籍扔到武林各处,让有缘者得到这些好东西好了。这样这个江湖一定很有意思。我尽可以拭目以待了。”

    薛天打开了时空之门,一个黑色的漩涡出现,他遁入其中,消失不见。

    这一回的空间隧道,他竟然看到了另一个人,一个穿着秦朝盔甲的长得平平无奇的男子。

    薛天的心里冒出了三个字,《寻秦记》?项少龙?

    时光机器?我一定要得到它!也许能助我进一步理解透彻时间穿梭法则!

    项少龙今年二十岁,因长期曝晒的黝黑皮肤闪耀着健康的亮光,他或者算不上是英俊小生,可是接近两米的高度,宽肩窄腰长腿,没有半寸多余脂肪坚实贲起的肌肉、灵活多智的眼睛、高挺笔直的鼻梁、浑圆的颧骨、国字形的脸庞,,配合着棱角分明的嘴旁那丝充满对女性挑逗意味的洋洋笑意,实在有着使任何女性垂青的条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