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我在提瓦特开了家武器店

第202章 百废待兴——开业
热门推荐 介绍页面 小说目录

    看见诸位仙人纷纷陷入沉默,陈无心中微微一顿。

    “感谢国家的教育,让我的口才变得如此优秀!赞美祖国!”

    心中默默感激了一番,萍姥姥则是面容和蔼的看了陈无一眼,再次主动站了出来。

    “好了,陈无说的很对,仔细的看看这座城市,看看这里的每一个人,这样的观察,很容易做到,而我也尝试过,并且到了如今也在继续观察着所以,你们为什么不试试呢?”

    在诸位仙人的思路里面,同为仙人的萍姥姥所说的话,对比于陈无的话,无疑是更有分量的。众人也纷纷陷入了沉默,默默等待着心中的结果。

    “诸位仙家,恕末将甲胄在身,未能施以全礼。”

    一名千岩军的教头手里提着沉重的长枪,走起路来,身上的铠甲相互碰撞,发出了彭彭的响声。

    陈无看着这位面容沧桑的男人,笑了笑。

    “甲胄之士,不行跪拜之礼,之以军礼参见。”没什么可多道歉的。

    削月筑阳真君点点头,看了眼这位教头,不解的问道,

    “你又是谁?”

    “我是千岩军教头,逢岩,特地来向仙人道谢。”

    话音略作停顿,逢岩的表情多次变幻,凝重、感激、庆幸混杂在一起,缓缓开口:“我本以为这一战就是我的最后一战,是诸位仙家出手相助,这才不至于全队伤亡惨重。

    是诸位仙家大显神威,更有志士拼搏在前,才有了如今的成果。我虽是平凡一兵,但我今后也定会坚守阵线,不会辜负了诸位仙人的恩情。”

    “哈哈,看吧,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模样,[契约]的国度仍然感激仙人,但这么多年来,璃月大大小小的问题,也不是非要倚仗仙人的力量,才能解决。

    被我们称作[凡民]的人们,血脉薄弱,却也坚强。

    [神与璃月的契约]已逾千年,如今已是[璃月与人契约]的时代。”

    萍姥姥的话仿佛一追定音,理水叠山真君好笑的说道:“唉看看这周围,我们只不过是站在这残存的港口,就似乎已经格格不入了你说是吗?留云。”

    留云借风真君头一扭,操着别扭又掺杂着急躁的语气说道:

    “问我作甚?又不是我领头来着璃月港兴师问罪的。”

    陈无看了看傲娇的众仙,直接从系统空间里掏出来了一堆美食自然也包括对魈宝具。

    “行了,经过这一战,大家都累得要死,先吃点东西?魈,这里有你最喜欢的杏仁豆腐。”

    “不过是凡食罢了不必特意提及我的名字。”

    魈面色微微一红,但身体还是忍不住靠近了这边,拿起筷子,席地而坐。

    萍姥姥笑呵呵的摆摆手,“老了,身体也不方便了,我就先不吃了。”

    “姥姥,那我下次亲自上门给您做。”

    “哈哈哈,你这个小家伙!”

    诸位仙人没有忍住食物气味的诱惑,最终还是纷纷倒在了[笔趣阁 www.biqugex.me]陈无的美食攻势之下。

    众人也纷纷离开。

    看着被破坏的璃月港港口,刻晴头大如斗。

    “唉,接下来又是无穷无尽的工作啊”

    凝光轻笑了几声,施施然的走了。

    遭此大劫,璃月也焕然一新,需要重新规划了!

    甘雨一脸微笑的看着头疼的刻晴,虽然接下来有很多的工作,但是她也乐于如此。

    “喂!王小美!你不要抢我的金丝虾球!”

    “啊?这不是素材的啊”

    甘雨神色准变,随即有些郁闷的将盘子放下,走掉了。

    “今天不能再吃饭了”

    几日后。

    灰蒙蒙的天空笼罩在无妄坡的上空。

    细密的小雨伴随着风流淌,打湿了每一位送葬者的面庞。

    此时为正午。

    陈无和埃梅利走在队伍的最前方,身边是钟离和胡桃。

    “快到预定的下葬地点了吗?”

    埃梅利疲倦的声音响起。

    今天的埃梅利戴着灰色斗笠,身上也是黑色的衣服,穿的严严实实的,宽厚的裤子挡住了埃梅利的修长的腿。

    莫名的,陈无想到了自己曾经穿过的校服似乎也是这种样式。

    一路上,众人都没有用元素的力量缓解身体的疲惫,对于陈无和埃梅利而言,这是一种尊敬。

    “快了,快了,说起来,这还是你们自己选的最高规格的葬礼。”

    胡桃摆摆手,转过头小声嘟囔:

    “真是奇怪,明明那种预感是在陈无的身上的,怎么就换成了别人了呢想不通。”

    “晚餐没有胡桃的那一份了。”

    “诶!”

    陈无轻哼了一声,虽然自己没有使用元素的力量,但是经过往日里收集的夜叉之力和上次同时承受仙家力量之后,陈无的身体似乎是经络被打通了,整个人的身体素质开始快速变强。

    甚至陈无感觉自己可以单凭着身体的力量,直接打爆丘丘岩盔王!

    所以只是从璃月城到孤云阁,再从孤云阁到璃月,到无妄坡,陈无的体力不断的消耗,同时不断的增加,疲惫的感觉并不强烈。

    只是可怜了埃梅利,非要较真不用元素的力量,这一路吃了不少的苦头。

    看着拧巴的小脸,陈无发出微不可查的叹息声,默默走到埃梅利的身前,蹲下身子。

    埃梅利被陈无的动作弄得一愣,直接站在了原地。

    后面的队伍也因此停顿了下来。

    但是并没有人发出抱怨的声音,那是对死者的不敬。

    “上来吧,纳兰景说过的,让我照顾好埃梅利小姐,找回季叔叔。”

    “嗯。”

    埃梅利轻声答应,小心的扑上了陈无的后背,把脸埋在陈无的头颈处,嗅着陈无身上的气味,脸忍不住发红。

    陈无双手勾起埃梅利柔软的的小腿,后腰微微发力,把埃梅利背了起来。

    其实还算轻松,只是埃梅利的呼吸产生的温热的气流,让陈无的心有些躁动。

    但又想到这是自己好友的葬礼,顿时间恢复了贤者的心态。

    长长的队伍再次启动,路面也越来越陡。

    这边是陈无亲自为纳兰景挑选的位置。

    一处很高海拔的山坡。

    在这里,方便陈无御剑飞行的时候顺便过来看看,给他打扫墓地。

    转过头看向钟离,陈无犹豫着不知道应不应该开口。

    “怎么了吗?”

    察觉到了陈无的目光,钟离的动作没有出现丝毫的抖动,只是稍微侧过头看着陈无。

    “和魔神的战斗结束之后你和荧她们,在北国银行”

    陈无没有说完,但是钟离的脸上却浮现起了一摸了然的神色。

    “你说的是这件事情啊没想到你会对这个感兴趣。”

    陈无内心逐渐暴躁,谁不会对这件事感兴趣啊!

    钟离向后招了招手,把荧和派蒙叫了过来。

    这两个人头一次接了不给摩拉的委托,就是这次送葬。

    但是按照礼仪的要求,她们不被允许站在最靠前的位置。

    所以这个时候只能从后面拥挤着过来。

    “怎么了吗?出什么事情了?”

    “小事,关于在北国银行里发生一切,你可以和陈无说说。”

    陈无瞥了眼钟离,真就成什么事情都懒得自己做的退休老大爷状态了呗?

    派蒙微微一皱眉,“是说的这件事情啊公子真惨啊!”

    “嗯?仔细说说?”

    埃梅利趴在陈无的后背上,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当时公子和女士正在对峙,女士说一切都是[执行官之间的合作]意思就是说,公子被你打成那个凄惨的样子,也是活该然后我就记得那个可恶的女士说了一句‘别计较这些了,最后无视了交易和算计,单纯的大闹的一场,不也挺开心的吗?很符合你的风格’”

    派蒙一边说着,一边还模仿出来了女士那种姿态。

    说完还干呕了一声,“要不是荧当时拦着我,我一定会从角落里钻出来,狠狠的打女士几拳!再之后之后”

    派蒙哼唧了半天,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荧叹了口气,“还是我来说吧,反正就是钟离说,按照他和[冰之女皇]的契约,就把神之心啪的一下,扔给了女士,女士气焰嚣张的走掉了!然后钟离把我们喊了出来,解释了一会,说了很多事情,最最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是岩神!还有的话,就是讲了为什么他要退位,为什么要设计了这次假死,将璃月卷入一片混乱之中。”

    听着荧说的话,陈无下意识将目光放到了钟离的身上。

    然后就看到钟离操纵岩元素,将荧说的话直接隔绝了起来,能听到声音的,只包括自己和埃梅利当然也包括钟离。

    甚至连走在前面的胡桃,都没有听到这些话。

    对此,陈无表示理解。

    毕竟总有一些大佬想要在退休之后当一名隐藏大佬,过着自己的养生休闲生活,美哉~

    看着一脸平淡的陈无和对比起来面容震惊的埃梅利,荧和派蒙奇怪的问道:“奇怪,怎么陈老板一点都不惊讶像是早就知道这些事情的样子。”

    “诶!?我么?”

    陈无微微一愣,然后就笑了起来。

    “我当然是知道钟离的身份的,但是我知道钟离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大有他的深意,所以我自觉的隐瞒了这件事情,钟离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情。”

    “唔陈老板真的是好可恶!这么重要的消息竟然都不告诉我们!”

    “哈哈哈哈~”

    陈无笑了一阵,然后继续看向钟离。

    “不知道能不能问哈,我想知道你究竟是得到了什么,才答应将自己的神之心交出去的?是情报?承诺?宝物?我一直没想明白,究竟有什么东西值得用[神之心]来交换。”

    钟离露出思索的神情,“以普遍理性而论,确实没有。但我作为契约之神,交易若非有利可图,我是不会轻易出手的,陈无你也是商人,应当明白这个道理。”

    “我明白”个鬼鬼!

    陈无面色不动,心里狂翻白眼。

    “与冰之神的交易,是我作为岩之神的最后时刻,所订立的[终结一切契约的契约],至于天平的另一端,究竟是放上了怎样的筹码你猜。”

    “呵呵。”

    陈无翻了个白眼。

    “说起来,公子的身体怎么样了?被我打伤了,又被钟离搞了一次二次精神创伤,突然有些小担心,毕竟被女士骗了,还挺惨的。”

    “还不是怪他太蠢!整天满脑子都是打架打架!”

    派蒙忿忿地说着。

    看着派蒙一脸的不高兴,陈无点点头。

    看来接下来,钟离应当是要失去的自己的钱包了。

    “好啦!我们到了,准备准备吧,要让人入土为安了!”

    行进的队伍一停,队尾的位置开始向前推进。

    众人分工合作,该挖坑的挖坑,该布置场地的也开始了行动。

    胡桃则是正了正自己的帽子。

    “怎么突然这么认真了~”

    埃梅利打趣的说道。

    胡桃白了埃梅利一眼,“我明明一直都很认真的好不好,不像是某人,一直抱着玩闹的心态”

    说完。就不再理会埃梅利了,自顾自的做起了法式。

    陈无将埃梅利放下,从身后的人手上接过了棺椁。

    之前自己带人前往孤云阁,仔细的搜查了一番,结果什么都没有找到。

    经过了哪一次战斗,孤云阁现在寸草不生,近乎夷为平地!

    一些地方到了现在,还仍然在冒着黑烟,气味也是极为难闻。

    最后不知道是不是纳兰景在天有灵,陈无莫名的受到了牵引,直接走向了一处残存的山峰,在山峰的最顶端,陈无找到了那柄染成黑黢黢颜色的大剑,在阳光下的照射下,显得有些壮烈。

    这是纳兰景的剑也是纳兰景在这个世界残留的最后的事物。

    低头看向抱着的棺椁,陈无自然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那柄剑陈无没有作任何处理,就这么直接让它饱含着纳兰景最后的气息,放进了棺椁里面。

    小心的放进其他人挖好的坑里,众人纷纷向里面撒着纸片和土。

    纸片是璃月人自发写下的祝福虽然毫无蛋用。

    雨丝渐渐停了下来,阳光也再次漏了出来。

    因为这里是无妄坡难得的高海拔位置,阳光自然也能照射到了这里。

    高高的土堆,前面摆上了石碑。

    “击杀魔神之人纳兰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