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君苏醒在星际

246:你不必觉得受之有愧
热门推荐 介绍页面 章节目录

    龙家在帝都星上的府邸虽然在规格上比不上太子府的豪气,但是在皇城这个掉块砖头就能砸中一个权贵的地方来说也绝对算得上是奢华的了。

    只不过龙家的主人常年不在家,所以显得有些冷清。

    但今天的龙家却一改往日的冷清,整个府邸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喜气。

    管家陈伯在得知大帅这次会回来,提前半个月就开始安排府里的人开始做准备了,要不是他知道大帅不喜张扬,陈伯都甚至都想在府外的大门口挂上喜庆的红灯笼了。

    好在陈伯按捺住了自己的绪,只是将府邸的里里外外让人打扫了三天,否则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龙家是有什么喜事呢。

    龙玖随着龙纪淮一起回了龙家,萧停云自然也只能跟着一起。两辆飞车刚到门口,车里的人就瞧见陈伯已经早早地等候在了那里,一张老脸都快笑成一朵金盏菊了。

    段璃书和林云舟从后面那辆飞车下来,然后段璃书就笑了,冲着上前来的陈伯打趣道:“陈叔这是今早起来捡钱了吗?瞅瞅这眼睛都快给笑没了。”

    林云舟闻言也跟着打量了陈伯一眼,而后笑着点头,附和道:“看了陈叔捡到的钱还不少。”

    被这俩一人一句的打趣,陈伯也不生气,乐呵呵地道:“就你俩个小子嘴贫,大帅和小小姐回来了,可比我捡到钱让人高兴多了。”

    说完,陈伯就眼巴巴地望着前面那辆飞车,也不知道他这眼巴巴到底是对大帅还是对龙玖。

    但很快,段璃书二人就知道陈伯眼巴巴的在等谁了,只见龙玖刚从车里下来,陈伯顿时一脸激动地迎了上去,他先把龙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个遍,而后就笑得合不拢嘴地道:“小小姐可算是回来了,看来就算是一个人在外面也过得很好,看着就比过年那会儿又精神了。”

    至于跟在龙玖身后下车的大帅,陈伯直接给忽略了。

    陈伯不仅将龙纪淮给忽略了,连同从副驾上下来的萧停云也一并被他给忽略了。

    龙玖对上陈伯这欢喜的模样,本来就心虚的她更加心虚了不说,心里的愧疚感也更深了一些。

    但陈伯倒是没注意到龙玖的异样,他欢天喜地的跟一只只知道围着鸡崽子转的老母鸡似的围着龙玖转,嘴里还不断地对龙玖道:“小小姐累不累呀?我一早就让人给你在厨房炖了一锅参汤,选的都是有好些年头的老参,要是不觉得累,等进去后我就让人给你端出来,若是觉得累,那就让厨房在炜着,等午饭的时候再端来给你喝。”

    龙玖看着一个劲儿围着自己打转的陈伯,因为心虚和愧疚,干巴巴地笑道:“不累,我现在就能喝。”

    陈伯闻言一喜,当即道:“那赶紧跟陈伯进去,陈伯立马叫人给你端来。”

    龙玖干笑着点头,陈伯转个身就匆匆进了大门,看模样是赶着要去给龙玖端参汤了。…

    龙纪淮意味深长地瞥了龙玖一眼,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问道:“你觉得亏心不亏心?”

    龙玖:“.”

    这老头子是故意的吧?她亏心不亏心的,难道他还看不出吗?!

    亏心不亏心?

    她当然亏心了,没见着她都不太敢看陈伯么。

    龙玖难道被自己给噎住,并且还反驳不了,大帅顿时轻哼一声,神经气爽地走了。

    大帅一走,段璃书和林云舟二人也似笑非笑地瞅了她一眼后跟了上去,特别是段璃书,要不是萧停云还站在龙玖的身边,他恐怕还会过来揉一揉龙玖的脸蛋。

    龙玖盯着大门口,懊恼地捧住脸唔了一声。

    萧停云在一旁又心疼又觉得好笑,伸手拉过她,低声哄道:“这事不怪你,怪我。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有家不回。”

    可惜龙玖并没有被他安慰到,她恹恹地看了萧停云,摇头道:“得了吧,你也别给我找补了,我的确没想起这里还有一个家,也没有想起家里还有一个天天盼着我回来的陈伯。”

    错了就是错了,龙玖不屑给自己在这种事情上找什么借口。

    萧停云知道她的脾气,了然地笑道:“行吧,那未来这段时间你住在家里就好好陪陪陈伯吧。说来陈伯这一辈子也不容易,他无儿无女也没有旁的亲人,所以他把龙家当做了自己的家,也把大帅的孩子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龙玖闷闷点头,她虽然不是人,可是却也知道人情冷暖的,龙玖天不怕地不怕,但却非常怕这种人情债,一个全心全意捧着一颗真心对她好的人,她是最受不住的。

    哪怕陈伯对她的好是因为龙酒酒。

    萧停云见她闷闷的样子,拉着她朝府里走去,边走边道:“据说大帅常年驻扎在红岩星,龙酒酒从小都是陈伯一手带大的,因此龙酒酒跟陈伯的感情很好。”

    龙玖的神銫有一瞬间的变化。

    萧停云却继续道:“陈伯对龙酒酒的感情也很深,因此这也是大帅一直瞒着陈伯关于你的身份的原因。”

    龙玖微微侧头看着萧停云,眼神却深了些许。

    萧停云也偏头看着她,两人对视了片刻,萧停云忽然撇开目光,问道:“崽崽,你真的觉得陈伯会感觉不到自己一手带大的小小姐有了什么变化吗?”

    龙玖眸光闪烁了几下,而后轻轻地抿起了唇。

    不可能的,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哪怕长得一模一样,但又怎么可能察觉不出来呢?

    更何况龙玖她从来就没有掩饰过自己跟龙酒酒的不同。

    见龙玖沉默不语,萧停云轻轻叹气道:“陈伯不说,是因为他其实心里都清楚,而他对你的态度就跟对龙酒酒一样,我猜是因为陈伯可能猜到了什么,所以即便你不是他一手带大的那个孩子,但他还是接受了你。”

    两人站在前花园里,萧停云伸手轻轻抱住龙玖,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家崽崽一向心软,也从来都不是什么忘杏大的人,你知道陈伯在家里,却故意忽视了这里,不是你真的没长心,而是你受不住陈伯对你的疼爱,是不是?因为你始终觉得自己不是龙酒酒,所以陈伯对你越好,你就越觉得自己受不起这种好,所以你才会故意忘记这里,明明都陪着我住在了太子府,却一次也没有想过回来。”…

    龙玖轻轻地垂下了眼皮,不得不说,萧停云是真的了解她。

    陈伯对她的好,总是让龙玖有些无所适从,因为她始终觉得自己不是龙酒酒,若接受了这份好,感觉就跟在骗人似的。

    也正因为这样,所以龙玖哪怕一直在太子府里住着,但她却从来没想过回这里来,哪怕她明知道这里有个陈伯,还在天天盼着他的小小姐回家,她都下意识地遗忘了这里。

    萧停云偏头在她耳尖上亲了亲,而后低声道:“但是崽崽,你不必觉得自己受之有愧,从你答应龙酒酒代替她开始,就代表了你替她扛起了龙家的所有羽任和一切需要面对的危险,所以不管是陈伯,亦或是大帅,他们对你的好,你都能够坦然的受之。就像你自己说的,从此以后,你即是龙玖,也是龙家的龙酒酒。”

    龙玖本就不是喜欢纠结的人,被萧停云这么一劝后,她当即重新整理好了心情,大方点头道:“你说的对,既然陈伯已经猜到了,可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我好,那我又有什么不敢接受的。本君从万年前就受人族供奉,千万人的供奉本君都受得住,如今自然也一样。”

    萧停云闻言笑了,垂眸看着龙玖,笑道:“我家崽崽说得对,你可是堂堂真龙,四海龙君连老天的宠爱都受得住,还有什么是你受不住的。”

    龙玖登时傲然地抬起头,可不就是么,她可是天地的宠儿,当年她在大荒那么瞎折腾,天道都睁一只闭一只眼的由着她呢。

    被哄好的龙玖又支棱了起来,拉着萧停云就往主楼那边走,边走边道:“走,跟我一起去喝参汤,最该补的人其实是你才对。”

    萧停云被龙玖拉着一路朝前走,似笑非笑地反问道:“你确定我需要补?”

    龙玖眨眨眼,回头看向他,在对上他那似笑非笑的目光后,危机感顿时上来了。

    强烈的求生域让刚刚还支棱起来的四海龙君立即从心道:“没有,是我该好好补一补,你不需要。”

    没大补的时候都够折腾她的了,再给大补一番的话,那她还能活着看见第二天的太阳吗?

    就算她是真龙,也有点吃不消经过了龙珠改造后的某人了。

    两人磨磨蹭蹭地进了主楼,大客厅里人都在等着他俩。

    见二人总算是过来了,段璃书忍不住笑着打趣道:“我还以为小丫头和太子殿下在后面迷路了呢。”

    龙玖嘴角一抽,萧停云倒是微笑道:“一路过来风景不错,忍不住停下看了看。”

    龙纪淮闻言却哼了一声,眼睛却瞅着龙玖,道:“怕是不知道路了才对。”

    这话萧停云不好再接,而龙玖却双眼一瞪,恶狠狠地朝龙纪淮瞪了过去,这个糟老头子没完了是吧?

    龙纪淮见她一副要吃人的模样,见好就收地挪开了目光。…

    这混账丫头虎着呢,真将她惹急了,他是不敢的,不然她还真的可以吃人。

    真吃的那种。

    龙玖虎视眈眈的瞪着龙纪淮,结果这糟老头子居然不跟她硬刚了,龙玖又觉得没趣儿,轻嗤了一声,拉着萧停云就挤去了龙纪淮旁边坐下。

    倒不是龙玖故意的,而是龙纪淮坐着的是个长沙发,除了他这里,另外的单人沙发被段璃书和林云舟给坐了,她总不能带着萧停云去挤他们俩吧。

    但是龙玖还是气不太顺,所以在坐下去的时候,她故意挤了龙纪淮一下,非将这个糟老头子给挤到了边上。

    大帅被挤到边上后颇为无语地看了她一眼,但终究忍了下来什么也没说,不过估计大帅不吭声的原因大概还因为他是怕自己一旦吭声了后会被龙玖给挤地上去。

    陈伯则乐呵呵地端着参汤从厨房里出来了,虽然是专门给龙玖炖的,但他还是没有厚此薄彼,在座的每个人都有一碗。

    见龙玖接过碗就乖乖地喝,陈伯顿时眉开眼笑,还乐呵呵地问道:“如何?味道还可以吗?”

    龙玖十分给面子的喝了个干净,一抹嘴笑道:“好喝的。”

    陈伯高兴了,欢天喜地地接过她手里的空碗,然后又乐颠颠地跑去厨房帮忙了。

    在其他人还在慢条斯理的喝着参汤的时候,龙纪淮总算对萧停云正銫地问道:“明天就是继位大典了,殿下都准备好了吗?”

    “嗯,都准备好了。”萧停云闻言冲他笑了笑,道:“今晚就准备住去宫里,明早从宫里去观礼台那边。”

    “等了这么些年,可算是等到这一天了。”段璃书在对面接话道,语气还颇为感慨。

    萧停云笑而不语。

    林云舟突然嘶了一声,问道:“那一位现在还关着的?”

    萧停云看向林云舟,知道他问的是萧钧宸,点头道:“关在帝寝殿里的,由陆嵬二十四小时亲自看押。”

    “关在帝寝殿里?”龙纪淮却皱眉道:“怎么把他关在那里?今晚殿下准备住哪儿?继位大典之后,殿下又怎么住哪儿?”

    帝寝殿可是皇帝的寝殿,萧钧宸一个弑君的畜生,有什么资格被关在那个地方!

    萧停云倒是不在意地笑道:“我住在太子殿,即便继位大典之后,我也不准备住帝寝殿。”

    龙纪淮沉默地看着他,萧停云又道:“帝寝殿那个地方我不喜欢,虽然那曾经是父皇居住过的地方,但是我不打算留着它,等继位大典之后,我准备将那里推倒重建。”

    龙纪淮默然片刻,而后一叹:“也罢,被萧钧宸住过的地方,的确是脏了,不该让殿下住进去。”

    话音顿了顿,龙纪淮又道:“那皇后呢?”

    萧停云默了一下,说道:“关在暗牢里的,她的情况有些复杂,不适合关押在别的地方。”…

    龙纪淮点点头,“殿下是准备继位大典之后再处理他们吗?”

    “嗯。”萧停云也不隐瞒,淡淡道:“等继位大典之后,孤准备在朝会殿公开审理他们,审理完之后,再开祖祠请族谱,将二人连同他们的三个子女除名于皇室。”

    “三位殿”林云舟本来想说三位殿下的,但转念一想萧星泽三人如今也不能被称为殿下了,于是改口道:“他们三人只是除名吗?”

    萧停云冲林云舟凉凉一笑,“当然不是,该是怎么罪名就是什么罪名,虽然他们父母做下的事情跟他们无关,如今也不兴什么连坐,但他们三个的身上可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以前他们是皇子公主,所以犯了事所有人都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他们什么都不是了,有些事情就该被公布出来了。”

    林云舟顿时在心里唏嘘了一下,太子殿下这是准备要清理个干净了呀。

    段璃书却乐呵呵地道:“萧星阳和萧星玥倒是还能公开审理,可萧星泽如今都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呢,就算是公开审理的那天都不能本人出现。”

    萧停云微微一笑,“就算是人不到或者已经死了,该有的罪名也逃不掉。”

    龙纪淮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萧星泽死了吗?”

    萧停云微笑:“不清楚,不过进入混乱星域搜救的皇家军已经撤离了出来,想来是死了吧。”

    龙纪淮收回目光,心里同时也明白了,就算萧星泽现在还活着,但之后却也必须死。

    萧星泽可不是萧星阳那种什么都不会的废物二世祖,虽然对上萧停云来说,萧星泽其实也是个废物,但到底也是被萧钧宸精心培养过的,所以萧星阳和萧星玥这对兄妹或许还能活,可是萧星泽却必须死。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